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克洛普:我们要上13人,其中两人只防守阿扎尔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何瑞征

“眼见他起朱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从CES展上风光无限的“贾布斯”,一度“登上”《纽约时报》,到北京证监局发布通告责令其回国履责,贾跃亭成为一名“传奇老赖”只花了不到一年;而摘掉“老赖”这个帽子,不知道要花掉贾会计多长时间。

如果说贾跃亭的失信执行标的动辄数以亿计是靠“质”来“取胜”,那么知豆汽车总裁鲍文光则是以“量”著称。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资料显示,从去年9月13日至今,知豆汽车及知豆智信所涉及的失信记录多达47条,累计金额5.25亿元。

一段时间以来,“老赖”一词较为频繁地出现在人的视野中,在汽车生产和销售环节也不乏其人。

根据相关解释:老赖,专指欠了别人钱迟迟不还的人。法律意义上的“老赖”,一般是指在民商领域中的一类债务人,其拥有偿还到期债务的能力,但是基于某种原因拒不偿还全部或部分债务。主观上,“老赖”有故意拖延履行债务的恶意;客观上拒不履行到期债务。

为此,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汽车频道特别推出“汽车圈老赖”系列报道,通过盘点当事企业或法人代表,了解这些“老赖”的来龙去脉、所作所为,希望能为行业的健康发展,以及让人们如何识别“老赖”提供有益的参考。今天推出第一篇,看造车“新势力”当中,造车事业未竟却率先倒下的两个“老赖”。

贾跃亭:从“下周回国”到一去不回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在故乡欢度中秋佳节,对于赴美“逐梦”的贾跃亭来说,已经是四年前的事了——按照Faraday Future(以下简称FF)于美国时间9月3日发布的公告,现在的贾跃亭,只想借公司架构调整的契机建立债务偿还信托基金,以解决其个人余下的担保债务问题。

同日,贾跃亭在其个人微博上写道:“我之所以放弃一切,只为把FF做成,尽快彻底偿还余下的担保债务,实现变革汽车产业的梦想。”在这条微博下面,记者不出意外地看到了诸多关于“下周回国”的调侃。

两年前的7月4日,贾跃亭怀揣着他的“造车梦”飞赴美国寻求一轮10亿美元融资,以尽快将FF91投产上市。

而在这之前的几年里,乐视不断通过推出诸如乐视手机、乐视电视、乐视汽车等新项目,无限制地融资、炒作其美好的前景,并借助大资金推波助澜,掩藏了诸多质疑的声音。意料之外而又情理之中的是,此次“短暂出差”,竟真的帮助贾跃亭通过了网友口中“老赖们”最大的难关——中国海关,并一去不回。

随后,人们通过对贾跃亭、其姐贾跃芳,以及乐视的金融违规行为起底发现,自2014年起,贾跃亭与其姐姐贾跃芳曾多次质押股权融资,在乐视股票高位时套现并出售持有的其他企业股权。有消息称,贾跃亭一家减持股票的金额累计已有177亿元。

12月7日,乐视网收到中国证监会北京监管局下发的“对贾跃亭、贾跃芳采取责令改正行政监管措施”的有关决定;12月11日与14日,贾跃亭因与平安证券、华福证券总计近8亿元的纠纷,两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12月25日,中国证监会北京监管局在其官网发布《北京证监局关于责令贾跃亭回国履责的通告》,责令贾跃亭于2017年12月31日前回国。

此后,诸如债主上门、孙宏斌接盘、恒大入局、FF高层瓦解、员工被“休假”、九城签约、CEO更换等戏码接连上演。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资料显示,贾跃亭名下相关失信记录至今已有32条。

通过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查到的贾跃亭失信记录

“眼见他起朱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从CES展上风光无限的“贾布斯”,一度“登上”《纽约时报》、到北京证监局发布通告责令其回国履责,贾跃亭成为一名“传奇老赖”只花了不到一年;而摘掉“老赖”这个帽子,不知道要花掉贾会计多长时间。

鲍文光:成也补贴,败也补贴

如果说贾跃亭的失信执行标的动辄数以亿计是靠“质”来“取胜”,那么知豆汽车总裁鲍文光则是以“量”著称。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资料显示,从去年9月13日至今,山东知豆电动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知豆汽车),以及知豆智信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知豆智信)所涉及的失信记录多达47条,累计金额5.25亿元。

今年8月,因为买卖合同纠纷,知豆电动汽车3.3亿元股权被冻结,创始人鲍文光也被法院限制高消费。启信宝信息显示,宁海县人民法院对知豆电动汽车的股权冻结期限,自2019年8月13日至2022年8月12日;另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信息显示,兰州新区人民法院也于7月1日立案执行了鲍文光的限制消费令。

通过时间节点的对比不难发现,知豆的兴衰走势与国家对电动车补贴政策的变化几乎完全对应。知豆汽车成立于2006年,于2012年正式推出首款低速电动车产品,并无生产资质,但在法规管制不严格的初期,其发展却颇为迅速。

2013年,知豆携手众泰汽车,借用资质生产了第一款知豆电动车;2015年,知豆又与吉利控股集团、金沙江创投基金共同成立知豆电动汽车有限公司,并通过借用吉利的生产资质迅速量产,成为了可以获得国家补贴的小型电动车。同年,知豆汽车销量达到2.53万辆,并以低廉的价格成为电动车指标“占号神器”。

知豆汽车总裁鲍文光

2017年,知豆获得了自己的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年度销量也达到顶峰的4.2万辆。但在此之后,随着国家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的调整,以及“骗补”事件带来的行业补贴重审,知豆开始进入下滑期;2018年,200公里以内续航的电动车产品补贴取消,政策优惠转向高续航,知豆全年销量降至仅1.5万辆,降幅高达63.90%,资金危机也随着销量的迅速走低而爆发。

在此期间,裁员、欠薪、欠款、诉讼等风波接踵而至,官司缠身的知豆陷入了“资金危机——失信——被讨债——资金危机”的恶性循环。而在2018年上半年,鲍文光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乐观地表示:“知豆的盈亏平衡将是5-6万辆,而盈利时刻将发生在2019年。”

进入2019年,知豆的运营情况并无好转,且有进一步恶化的趋势。数据显示,知豆今年1-7月累计销量为2095辆,同比下降98.41%。2019年6月24日,山东知豆电动车有限公司法人由鲍文光变更为鲍占勇。

有第三方机构的数据显示,知豆汽车2016年、2018年的上牌销量中,以公司名义购买、用于租赁的牌照分别占比为53.19%和45.88%,此类行为本质上则往往是股东方所控制的出行公司“自买自卖”,并以此获得大量国家补贴。有业内人士分析称,由于国家新能源汽车补贴在每年3月集中发放,这会使得知豆这类过度依赖补贴的企业现金流处于一种极度微妙的平衡状态,当其中一环发生变化,等待企业的便是大厦倾覆。(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记者张羽)

相关阅读:

【专题】盘点2018年汽车行业“打脸”事件

【专题】贾跃亭难圆造车梦 敲响互联网造车警钟

(责任编辑:张懿)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首页 - https://passionoir.com